子曰:“寧武子,邦有道則知,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原文】
 
5.21 子曰:“寧武子,邦有道,則知①:邦無道,則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注釋】
 
①寧武子:姓寧,名俞,謚號為“武”,衛國的大夫。
 
【翻譯】
 
孔子說:“寧武子這,個人,在國家政治清明時就聰明,當國家政治黑暗時就裝糊涂。他的聰明是別人可以做得到的,他的裝糊涂,別人是趕不上的。”
 
【解讀】
 
大智若愚
 
大智若愚,是一種潛藏不露的大智慧。大智若愚者,注重的是內心的修養,他們為人寬厚、達觀大度,更不會為了眼前的得失而斤斤計較。有些時候,他們看似木訥,實則胸藏錦繡。這種大智慧表現的是內在的涵養,并非一些耍小聰明的人所能比得了的。
 
在本章中,孔子對寧武子的評價極高,他覺得在政治開明的時候,寧武子夕卜露的智慧很多人都能做到。可在政治昏暗之時,能夠做到明哲保身,不為功名利祿而裝糊涂的人卻少之又少。這種“大智若愚”的智慧,可以說是做人的智慧中最高、最玄妙的一種境界,如果有人做到如此地步,那在這個世上就不會再有什么事情可以對他構成威脅了。因為在這種智慧面前,其他的謀略、才智等,都只能乖乖地“甘拜下風”。
 
從表面上看,擁有這種智慧的人,給人的感覺就是愚、拙、訥,無論怎么看都很消極、無能,很難讓人對其產生不錯的印象。可是,他們表現出來的愚、拙、訥只是一顆煙幕彈而已,這樣可以為他們減少一些來自外界的壓力和攻擊。其愚鈍的外表,雖然讓外界降低對自己的期待,但其實際表現卻能讓別人對其刮目相看。
 
在殷商末期,商紂王荒淫無道、暴虐殘忍。有一次他與群臣一起喝酒,過了一會丿L,他問身邊的人喝了有多久了,竟然沒有一個人知道。此時,只有箕子一人清醒,紂王便問他,箕子想了想回答道:“臣喝多了,不知道現在是何時辰。”其實,他并不是不知道,因為他知道,只要自己說出當時的時辰,輕則免官去爵,重則性命不保。在這進退兩難之際,裝傻充愣就是最好的選擇。
 
戰國時的信陵君,在他“竊符救趙”,違背了魏王的意志之后,他也深知自己難容于魏王,在秦國的反間計下交出了自己的權力。后來,他還稱病不再上朝,并徹夜尋歡作樂,以此消除了魏王對自己的猜忌,保得了自身的周全。他運用的便是這種大智若愚的韜晦之術,否則的話,恐怕等著他的將會是身首異處的下場。
 
在我們的生活中,做個聰明人很難,但是想要做個聰明的糊涂人更難。有許多人在剛開始的時候都在想方設法讓自己聰明起來,等到自己的聰明達到一定程度之后,就開始收斂自己的聰明才智轉人“糊涂人”的行列。不過,真正能夠轉型成功的人卻不多見。因為學糊涂要比學聰明困難多了。這就像一個人向前走和退著走一樣,無論你后退的步伐有多么嫻熟,始終都不會有前行的步伐那么協調。這也是孔子為什么說寧武子的聰明易學,糊涂難學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