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謂子賤:“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

【原文】
 
5.3 子謂子賤①:“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
 
【注釋】
 
①子賤:姓宓(fú),名不齊,字子賤,也是孔子的高足。
 
【翻譯】
 
孔子評論子賤說:“這個人是君子啊!如果魯國沒有君子,他從哪里獲得這種好品德的呢?”
 
【解讀】
 
人文環境的重要性
 
子賤是孔子所有弟子中德行很高的一個,孔子對他進行了褒揚,同時還提出了良好的品德并不是人們先天就具備的,而是與后天的環境有關,尤其是教育環境的好壞。
 
我們先來看宓子賤這個人。由于歷史的久遠和記載的闕如,對他的事跡我們知之甚少,現有史料中只找到與他有關的兩件事,一是掣肘的故事,二是治理單父。掣肘的故事是說,魯國國君任命曾在朝廷為官的宓子賤去管理單父,但是宓子賤很不安心,因為他在朝廷時的許多諫言都被周圍的小人破壞了。現在離開朝廷,深恐有人在國君面前詆毀自己。于是,他請求帶兩,個副手赴任,這兩,個副手都是魯君的親信。到了單父,地方官拜會宓子賤,宓子賤讓副手書寫拜會人員名單。在他們寫字時,宓子賤故意掣肘,讓他們寫不好字,然后又以他們書寫凌亂為由大加斥責。兩人不堪其辱,回到朝廷,向魯君匯報這一切。魯君聽后,明白了宓子賤的用意,派人告訴宓子賤,準許他全權治理單父,朝廷不加干預。
 
第二件事是說,宓子賤自從到了單父,整天彈琴作樂、悠閑自在,似乎根本不理政事。可是讓大家吃驚的是,單父地區卻慢慢地興旺起來,并且沒過幾年,便人心安定,經濟富足。對此,他的前任非常疑惑,就詢問其中緣由。子賤解釋道:'稱治理單父時,靠的是一個人的力量。事必躬親不但會讓自己疲憊不堪,還可能忙中出亂。而我,動員了大家的力量,靠眾人的力量去完成治理,這樣才能疏而不漏,輕松把握全局。
 
從這兩則故事來看,宓子賤是個智者,也是一個賢者。關于他的道德,世上沒有記載,不過,由孔子對他的贊許來看,他的道德應該比才能還高。
 
孔子這幾句話,重點不是夸贊宓子賤,而強調君子的出現和他的成長環境的關系。孔子認為,宓子賤之所以能夠成為君子,成長為才能智慧高超、人格道德完美的人,與他所在的環境不無關系。宓子賤是魯國人,魯國在當時是君子之國,賢人眾多。正是在這些賢德之人的影響下,冉加上個人努力,宓子賤才修成杰出人才。
 
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個人處在什么樣的環境中,將直接影響到其道德修養的高低。這就像《晏子使楚》中所說的那樣,“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可見,人文環境的好與壞,可以影響到每一位處在成長中的人。只有良好的人文環境,才能培育出積極健康的一代。相反,不良的人文環境,不但不利于年輕人的成長和發展,甚至還會將其引人歧途。若想讓我們的社會文化環境健康的發展下去,一方面要增強自身的道德意識,另一方面要做好凈化人文環境的工作,通過切實有效措施,推進人文環境的凈化工作,以造就更多的賢德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