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于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原文】
 
5.8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①,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②?”子曰:“赤也,束帶立于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注釋】
 
①宰:古代縣、邑一級的行政長官。卿大夫的家臣也叫宰。
 
②赤:公西赤,字子華,孔子的學生。
 
【翻譯】
 
孟武伯問:“子路算得上有仁德嗎?”孔子說:“不知道”盂武伯又問一遍。孔說:“仲由呵,一個具備千輛兵車的大國,可以讓他去負責軍事。至于他有沒有仁德,我就不知道了。”又同:“冉求怎么樣?”孔子說:“求呢,一個千戶規模的大邑,一個具備兵車百輛的大夫封地,可以讓他當總管。至于他的仁德,我弄不清。”孟武伯繼續問:“公西赤怎么樣?”孔子說:“赤呀,穿上禮服,站在朝廷上,可以讓他和賓客會談。他仁不仁,我就不知道了。”

【解讀】

此章中,孔子對自己的三個學生進行了評價,認為他們各有專長,有的可以管理軍事,有的可以管理內政,有的可以主持外交。在孔子看來,最重要的標準——仁,他的學生們都沒有達到,這也反映了為仁之難。在孔子心目中,仁的標準很高,是一種理想和完美的人格,故孔子不輕易以仁來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