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將入門,策其馬曰:‘非敢后也,馬不進也。’”

【原文】
 
6.15 子曰:“孟之反不伐①,奔而殿②,將人門,策其馬③,曰:‘非敢后也,馬不進也。’”
 
【注釋】
 
①孟之反.又名孟之側,魯國大夫。伐.夸耀。
 
②殿:在最后。
 
③策:鞭打。
 
【翻譯】
 
孔子說:“孟之反不喜歡自夸,打仗敗了,他走在最后(掩護撤退)。快進城門時,他用鞭子抽打著馬說:“不是我敢殿后呀,是我的馬不肯快跑呀!”
 
【解讀】
 
居功不自夸
 
在本章中,孔子對孟之反居功不自夸的謙遜精神進行了贊揚。在孔子看來,謙遜是一種修養和美德,人們只有做到謙遜不自夸,才能保持著不驕不躁的心態,在面對困境和順境時保持著平和,為自己的成功多加一份砝碼。
 
在我國歷史上,像孟之反這樣有著如此謙遜美德的人很多。東漢名將馮異,追隨漢光武帝劉秀馳騁沙場,戰功卓著。可是,每次戰役結束,諸將論功行賞之時,他都會將自己的封賞都讓給部下。在閑暇之時,還會獨坐在大樹下讀書思考,被人稱為“大樹將軍"。馮異有著杰出的軍事才能,并且戰功赫赫,卻一直低調做人,從來不自夸。像他這種高潔的品格,很是值得我們學習和效仿。
 
做人只有不自我夸耀,才能保證自己的平安幸福。但是,無論是在歷史上,還是現實中,低調做人的不多,喜好自我夸耀的卻比比皆是。有些人剛取得一點成績,逢人就說,唯恐他人不知道,在描述自己的功勞之時,還會夸大其詞,一張囗便是想當初是如何“過五關斬六將",從未提及過“走麥城''的事情。這種自我夸耀,其實就是一種驕傲心理,他們覺得自己比別人強,總是沾沾自喜。事實上,不停地炫耀,不但不能增加榮譽,反而會引起他人的反感,得不償失。歷朝歷代君王,最忌的就是功高震主之人,像趙匡胤的“杯酒釋兵權"已經算是非常'喀氣''的了,像越王勾踐的“狡兔死,走狗烹",劉邦的“敵國破,謀亡”,都是些活生生的例子。歷史的教訓不可謂不深刻,但事到臨頭,許多人還是執迷不悟,重蹈覆轍。
 
關于如何看待自己的功勞,老子有句名言一功成而不居,夫唯不居,是以不去。”也就是說,一個人在完成了自己的任務以后不居功自夸,就能長保自己的平安。但是,真正理解并能做到這一點的人卻不多,攬功諉過的卻不少。更有甚者,有些人還因為爭功大打出手。這樣做只會破壞自己的人際關系,使最親密的同事和伙伴變成仇人和冤家,引起內部的不和與爭斗,進而敗壞事業。在現代社會,爭搶功勞必然會引起同事之間的摩擦,招來他人的妒,為自己以后的發展埋下禍根。
 
因此,人們在有了成績以后,千萬不能驕傲自夸。要知道,居功自夸必定暴露小人得志后的嘴臉,將會受到旁人的鄙夷。而君子則不同,他們的內心總會像水那樣平靜,有功與無功幾乎是一樣的,自然不會和他人爭搶功勞,更不會居功自夸了。如何面對自己的功勞,說到底就是一個人的器量問題。一個人若是沒有大的器量,你想不讓他居功自夸也很難辦到。只有器量大了,才會不屑于居功自夸的陋行。有功不居既是一種崇高的修養,也是人們立身處世的一種藝術。它表現出的是一個人深厚的涵養和寬闊的胸襟,是一種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