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誰能出不由戶?何莫由斯道也?”

【原文】
 
6.17 子曰:“誰能出不由戶?何莫由斯道也?”
 
【翻譯】
 
孔子說:“誰能夠走出屋子而不經過房門呢?為什么沒有人走這條必經的仁義之路。”
 
【解讀】
 
人間正道難行
 
人生的道路大體上有兩種,即正道和旁門左道。其中,正道是指符合人民大眾利益的政治和行為準則,這條路上雖然充滿了艱辛和坎坷,但會越走越寬。而旁門左道則是靠不正當的手段謀取私利的行為方式,前路雖然平坦,但只會越走越窄。可悲的是,世界上能認識到并愿意走正道的人并不多,所以,孔子才發出無奈的悲嘆。
 
孔子一生秉持大道,去各個諸侯國獻計獻策,想使當時各個諸侯國政策法令的實施都符合中庸的大道,然而,他所持的大道很少被當時的國君采納,他周游列國卻處處碰壁,所以不由得發出了大道不行于天下的感慨。為了使得他心中的大道能夠流傳下來,他又投身于教書育人的事業中。他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教化世間的普通百姓,讓他們不去做那些“逾矩"的行為,從而使得民心淳樸,天下太平。然而,世人的思想見解都很普通,所以推行大道難之又難。
 
不僅正道難行,更可悲的是旁門左道卻大行其道。孔子所處的時代禮崩樂壞,許多諸侯國根本不把周天子放在眼里。為了擴張勢力,許多諸侯隨意出兵攻打鄰近國家,掠奪土地和人囗,以致天下大亂,民不聊生。與此同時,各國交往更是唯利是圖,根本不講仁義和信用,政治道德蕩然無存。天下如此,各諸侯國內部也好不到哪里。孔子所在的魯國,便是君權旁落,三桓專權,僭越之事時有發生。諸侯國大夫們不僅欺凌國君,而且為了權力爭斗不已。為了搞垮競爭對手,大多不擇手段,做事兇暴殘忍,絲毫沒有仁義之心。
 
除了為政者,還有一些利欲熏心的商賈,他們為了能夠攫取到更多的利益,坑蒙拐騙,不惜手段地撈錢。在他們眼中,只要有利潤可賺,就不惜鋌而走險:若是有著利潤豐厚,就會罔顧道德法律。可喜的是,孔子的大道并沒有消亡,有志之士薪盡火傳,使之代代相傳,后繼有人。在污濁不堪的時代,總會有人站出來,進德修身,教化弟子,傳夫子之大道,倡仁善之德行。世間正道難行,有些時候僅憑一己之力是很難達成目的的,但是為了心中的正義,我們只有堅持下去。倘若大家都畏難而退的話,永遠也不會看到大道暢行時的社會繁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