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

【原文】
 
6.19 子日:“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①。”
 
【注釋】
 
①罔:誣罔不直的人
 
【翻譯】
 
孔子說:人憑著正直生存在世上,不正直的人也能生存,那是靠僥幸避免了禍害啊”
 
【解讀】
 
做個正直的人

做人就要做個正直的人,這是人們最基本的品質,也是孔子最為崇尚的道德修養之一,歷來為人們所稱道和贊譽。一個人只有具備了正直的品德,才會嚴格要求自己,不謀私利,不刻意隱瞞自己的觀點,更不會偷奸耍滑,故意阿諛奉承他人。這種人在處理事情的時候,敢于王持公道,伸張正義,不怕別人的打擊報復,他們是在堂堂正正地做人。
 
先秦時期的屈原,因為時事黯然而怒投汩羅江;漢武帝時期的汲黯,為人剛直不阿,為官清正,敢于在公開場合批評九卿、三公的不是,有時就連皇帝他也敢直言不諱;宋代的包拯為人耿直,不畏權勢,深受百姓愛戴,更是被賦予了“青天大老爺"的美譽。這些人都是在用自己的正直捍衛人民的利益,有著極高的道德修養。
 
做正直的人,前提是加強自身的社會責任感,樹立起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明確自己對周圍人和事的價值取向,將自己的命運與國家和社會的命運緊密結合起來,為正直品德的形成打好基礎。倘若一個人的眼中只有私利,對他人和社會漠不關心,整日里渾渾噩噩,這種人是不會有正直可言的。而且,正直還是人們強烈的社會責任感的直接體現,大家只有加強了自身的社會責任感,才能養成正直的美德。
 
正直與其他方面的道德修養有著密切的關系,它并不是一種被孤立的品格。一個不善良的人,因為他缺少同情心,很少會疾惡如仇,所以是談不上正直的。而一個缺少勇敢精神的人,因為膽小怕事,對惡行惡事不敢揭發批評,也不敢大膽頌揚好人,哪里談得上正直!要做到正直,就必須全方面提高自身的道德修養,敢作敢為。
 
正直需要智慧,做事時需要周全考慮。若是在發現問題以后急于表態,盲目行事的話,很容易令自己陷人困境,那是沖動而不是正直。正確的做法應當是在發現問題后,先做好調查研究,弄清事情的原委,透過現象抓住問題的實質,然后冉采取行動。面對別人的質疑還要學會隨機應變,盡最大努力保護好大眾的利益,這才是正直的品格。
 
真正正直的人,敢于反省自己的言行,勇于改正自己的錯誤。其實,任何優良道德的形成,從開始有所認識,到真正成為自身的品德,都需要一個反復認識、反復實踐的過程,而其中最關鍵的步驟就是自我反省。孔子也一冉強調,只有時時自省,才能提高自身的道德修養,正直自然也被包括在內了。
 
孔子認為,人生在世最重要的就是走得直行得正、做得端,光明磊落才會不負此生。而扭曲人性,委屈做人,簡直是生不如死。并且,與枉曲之人相比,正直的人多行正義之事,所以很少會惹禍上身。不正直之人因私心太重,謊言較多,很容易招來他人的反感和打擊,他們之所以才能存于世間,很多時候是因為僥幸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