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弓問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簡。”仲弓曰:“居敬而行簡,以臨其民,不亦可乎?居簡而行簡,無乃大簡乎?”子曰:“雍之言然。”

【原文】
 
6.2 仲弓問子桑伯子①,子曰:“可也,簡。”仲弓曰:“居敬而行簡,以臨其民,不亦可乎?居簡而行簡,無乃大簡乎②?”子曰:“雍之言然。”
 
【注釋】
 
①子桑伯子:魯人,事跡不詳。
 
②無乃:豈不是。
 
【翻譯】
 
仲弓問子桑伯子這個人怎么樣,孔子說:“這個人不錯,他辦事簡約:”仲弓說:“如果態度嚴肅認真,而辦事簡約不煩,這樣來治理百姓,不也可以嗎?如果態度馬虎粗疏,辦起事來又簡約,那不是太簡單了嗎?”吼孔子說:“你的話很對。”
 
【解讀】
 
居敬而行簡
 
在本章中,冉雍請孔子對桑伯子作些點評,孔子說桑伯子的成功主要依靠的是“簡",意在贊美其政令簡明而不擾民,為人豁達而不拘小節。孔子對于桑伯子的評價只涉及到了為政方面,而冉雍的發問則是將為人處世的態度牽涉進去,孔子對此還是比較贊許的。
 
我們先來談談為政之簡。所謂為政,就是官員治理國家或治理地方。表面上看,一個社會有著極為復雜內部結構,存在著種種利益沖突,其中的各種問題更是千頭萬緒,似乎需要極為復雜的治理機構來管理,但事實并非如此。秦朝崩潰以后,劉邦起義軍攻人咸陽。為了稔定地方,劉邦與關中父老約法三章:“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與秦朝煩瑣細密的法律與數以萬計的法條相比,劉邦的法令簡單得不值一提。但是,這個簡明法令卻受到關中父老的熱烈歡迎,得到了百姓堅定的信任、擁護和支持。正是得益于法令的簡明和百姓的支持,劉邦最終奪得天下。約法三章之所以取得良好的效果,固然得益于特殊的歷史條件,但是區區三條法令卻能穩定已經陷于混亂的社會秩序,足以說明社會根本不需要太過繁密的法律條文。孔子之所以肯定“簡政”,就是出于類似認識。
 
在西方管理界有這樣一句話:管理者愛復雜,因為復雜讓經理人覺得工作起來樂趣無窮。因此,管理層總愿意把管理程序設計得盡可能的龐雜,尤其是當企業取得了一些發展和成就時,這些人就會忙著讓企業變得史復雜。因為只有把組織搞復雜,制定出細密煩瑣的管理制度,領導者和管理者才會有事可做,雖然這一切大可不必。企業如此,社會管理更是如此。各級各類的官員,更傾向于制定各種法令制度,以顯示自己的管理價值,或者利用復雜的乃至相互矛盾的律令來為自己謀取私利。也就是說,復雜的法令和制度有利于官員們的團體利益,而不利于社會的整體利益。政令簡明則相反,有利于社會的整體利益,而對官員和管理者的團體利益不利。
 
這就牽扯到第二個問題,也就是冉雍所說的“居敬',。作為官員,最大的美德是“敬''。官員之''敬”,是指能夠理解自己職位設置的由來、本意以及做好本職工作的原則和標準。也就是說,每個官員都應該明白,職位的設置本意是協調社會關系、減少社會摩擦和矛盾,以增大社會福祉。做好本職工作的標準是減少社會運作成本,使社會利益最大化。顯然,要達到這樣的目的,符合這樣的原則,必須忘掉個人私利,簡化所有的辦事程序。這便是'恬敬而行簡”。為了自己偷懶省事,對治下事務不管不問,這就是“居簡而行簡”,是應該受到批評的。幾千年前,冉雍能有這樣的認識,說明他本人具有關愛社會的高尚情懷和認識問題的超人智慧。由此可見,他得到老師的高度贊譽,絕非浪得虛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