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見南子,子路不說,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厭之!天厭之!”

【原文】
 
6.28 子見南子①,子路不說②。夫子矢之③曰:“予所否者④,天厭之!天厭之!”
 
【注釋】
 
①南子:衛靈公夫人。當時把持著衛國的朝政,行為不端。關于她約見孔子一事,《史記.孔子世家》有較生動的記載。
 
②說(yuè):通“悅''。
 
③矢:通“誓"。
 
④所一一者:相當于“假如……的話",用于誓詞中。
 
【翻譯】
 
孔子去見南子,子路不高興。孔子發誓說:“我假若做了什么不對的事,讓上天厭棄我吧!讓上天厭棄我吧!”
 
【解讀】
 
人言可畏
 
人言可畏之處,在于其是非難辨,讓人曲直難分。有些雖然只是捕風捉影的事情,但是經過人們的囗耳相傳,卻能在精神上戧害對手,足能殺人于無形之中。即便是像孔子這般淡定之人,在面對弟子的質疑時,也只得無奈地指天發誓,才能還自己一個清白。由此可見,“人言"的破壞力有多大。
 
常言道:三人成虎,眾囗鑠金。流言在剛出籠的時候,只有一個人說,人們是不會相信的,可是在第二人說的時候,人們就有些將信將疑了,等到第三個人冉說同樣的話時,流言就會發生質變,成為鐵一般的“事實'了。而當事人只能被冤枉地欲哭無淚,自己明明沒有做過這樣或那樣的事,硬是被人裁定為“有罪''被送上了'斷頭臺"。
 
人們常說世界上最毒的是毒蛇,或者是其他動物,這些都是人們在受到這萬面傷害以后的總結性陳詞。其實,世上最毒之物并非什么毒物,而是人們的流言。它能對一個人的精神進行摧殘,先讓其名譽掃地,進而變得頹廢絕望,終致走上不歸之路。20世紀二三十年代活躍在銀幕上的影星阮玲玉,在受到了輿論的攻擊之后,萬念俱灰下悲悲戚戚地寫下了一句“人言可畏"后便香消玉殞。
 
在現實生活中,人們也都只知道“人言"的可畏,可有不少人卻還不自覺地與可畏的人言為伍,甚至參與流言的傳播。有些人還飽受流言之害,對此有著切膚之痛與切齒之恨,但卻在傷疤好了以后,也參與到流言的制造和傳播當中。這些現象,從本質上講,都是由于人們缺乏明辨是非的能力和智慧。
 
當然了,這也不是說大家在面對著流言時就應采取排斥的態度。有些時候,人言就像是一面鏡子,可以讓我們看到自身的一些缺點和錯誤,起到“警鐘"的作用。一般情況下,人們想要看清自身的缺點和錯誤是非常困難的,但是觀眾的眼睛卻是雪亮的,他們可以將我們身上的缺點和錯誤看得清清楚楚。對于一個聰明人而言,他應當清楚,關于自己的流言并非是空穴來風。既然如此,那就是自身存在著某些缺陷才會授人以柄。對此需要大家冷靜地作出分析,千萬不能被這些流言給擊倒了。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變得更加成熟和堅強。
 
孔子是智慧的,他知道人言的可畏,但他也知道流言應當止于智者。無論黑白怎么顛倒,黑的始終是黑的,而白的始終是白的。因此,大家在遭到“人言''的攻擊之時,只要內心無所畏懼,正確地看待它們,即便是異常惡毒的流言也會消弭于無形之中,還自己一個清平無爭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