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華使于齊,冉子為其母請粟,子曰:“與之釜。”請益,曰:“與之庾。”冉子與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適齊也,乘肥馬,衣輕裘。吾聞之也,君子周急不繼富。”

【原文】
 
6.4 子華使于齊①,冉子為其母請粟②,子曰:“與之釜③。"請益,曰:.與之庾④。''冉子與之粟五秉⑤。子曰.“赤之適齊也,乘肥馬,衣輕裘。吾聞之也君子周急不繼富。
 
【注釋】
 
①子華:孔子的學生,姓公西,名赤,字子華,魯國人。
 
②冉子:姓冉,名求,字子有,魯國人。粟.小米。
 
③釜:古代量器,六斗四升為一釜。
 
④庾(yǔ):古代量器,二斗四升為一庾。
 
⑤秉(bǐng):古代量器,十六斛為一秉。一斛為十斗。
 
【翻譯】
 
子華出使齊國,冉有替子華的母親向孔子請求補助一些小米。孔子說:“給她六斗四升。”冉有請求冉增加一些,孔子說:“再給她二斗四升。”冉有卻給了她八百斗。孔子說:“公西赤到齊國去,騎肥馬,穿著又輕又暖和的皮袍。我聽人說:君子應該救濟有緊急需要的窮人,而不應該給富人添富。”
 
【解讀】
 
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
 
孔子以'七愛"為出發點,提出了“君子周急不繼富"的觀點。在他看來,最需要幫助的人是那些窮人,而不是那些富人。當你接濟窮人的時候,就好比是“雪中送炭”,救人于危難之間,能真正起到作用。如若你去接濟富人,充其量只是錦上添花,沒有什么意義。而且,有些“錦上添花"的事,完全是趨炎附勢,還不如雪中送炭,給那些真正有需要的人帶去一些實際幫助的好。所以,孔子認為雪中送炭還是君子應當具備的美德。
 
在北宋年間,有一年的雪非常大,天氣也是異常地寒冷。當時的宋太宗趙光義突然想起了窮苦的老百姓,在如此環境下,生活質量定極為惡劣。想到這些后,他馬上召集官員,派人準備好糧食和木炭給京城的那些窮苦人和孤苦伶仃的老人送了過去,以保證他們能有飯吃,有木炭取暖。別看這件事情不大,但卻為宋太宗贏得了民心,稔固了自己的統治。
 
現代社會上,許多人卻喜歡錦上添花,不惜重金去巴結討好權貴,目的只是為了一己私利。像這些被巴結的權貴,若是他們真的敢說窮的話,那么他們也是道德的“窮人”,最應惡補的就應是道德和良心,而不應是物質上的接濟。
 
另外,在幫助別人的時候,應當及時。不要等到事情已經塵埃落定的時候,才假惺惺地跑出來,說自己沒能趕上,此時冉擺馬后炮又有什么意思呢?莊子曾經講過一個“氵固轍之鮒"的寓言,他說自己曾經遇到一條東海來的小魚,獨自躺在干涸的車轍之中。他出于好奇地問道:“小魚,你想干什么啊?,小魚說:'稱能給我點水,讓我活下去嗎?,'莊子回道:“可以,不過你得我等先去勸說吳、越兩國的國君,讓他們引西江水來救你,你看行嗎?,小魚十分氣憤地道:“我現在只需一點水便可活下去,若是照你說的那樣,我早就變成魚干了,還等你來接濟嗎?,'這則寓言就是在告訴我們,若是你想幫助別人的話,就應及時地做出行動。除非你是不想施以援手,才會故意拖沓。
 
總之,大家在幫助別人的時候,應當看看對方是否真的需要。就像孔子教訓冉有的一樣,自己不是不想接濟公西赤的母親,而公西赤也并非沒有能力養育老母,這種情況下的接濟就顯得有些多余,還不如拿著糧食去周濟一下身邊更需要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