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軍,則誰與?”子曰:“暴虎馮河,死而無悔者,吾不與也。必也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

【原文】
 
7.11 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①!"子路曰:“子行三軍,則誰與②?'子曰:“暴虎馮河③,死而無悔者,吾不與也。必也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
 
【注釋】
 
①夫(fú):語氣詞,相當于'吧”。②與:同……一起,共事。③暴虎:空手與老虎搏斗。馮河:赤足瞠水過河。馮,同“憑"。
 
【翻譯】
 
孔子對顏淵說:“如果用我,就去積極行動;如果不用我,就藏起來。只有我和你才能這樣吧?”子路說:“如果讓您率領三軍,您愿找誰一起共事呢?”孔子說:'赤手空拳和老虎搏斗,徒步涉水過大河,即使這樣死了都不后悔的人,我是不會與他共事的。我所要找的共事的人,一定是事謹慎小心,善于謀劃而且能完成任務的人。”
 
【解讀】
 
進退有度,有勇有謀
 
顏回秉持用舍行藏的處世態度,深受孔子贊賞。用舍行藏是說如果能為當世所用,就施展才華,在社會上大力推行仁道;若是不為當世所用,就隱藏才能,韜光養晦,退而隱居起來。這種處世之道,依據社會現實決定進退,灑脫自如,堪稱極為高深的大智慧,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
 
由此可見,顏回是一個仁者。而子路卻有著不同于顏回的人生追求,他渴望成為一個勇者。但遺憾的是,他對勇者的理解有些偏頗。他在聽到孔子贊美顏回后,就有意向孔子夸耀自己的武勇,他覺得只有拳頭才是硬道理。孔子直言不諱地批評了他的錯誤想法,告訴他凡事不能魯莽行事,要學會審時度勢,運用智謀取敵制勝。在孔子看來,僅有勇氣卻缺乏智謀的人,只能算是個莽漢。只有將智謀和勇氣結合起來,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勇者。
 
孔子告訴子路,不懂得運用智謀的人,就像是明知打不過老虎,卻仍要赤手上陣:明知自己不識水生,卻仍要涉水過河一樣,這種行為是無知的魯莽,會白白犧牲掉自己的跬命,無異于自取滅亡。這種有勇無謀之人,雖然匹肢發達,但頭腦簡單,根本不值一提。最后,孔子對子路說,“吾不與也”,表示堅決不與有勇無謀之人合作。
 
江山易改,本跬難移,子路并沒有接受孔子的批評教育,而是保持著剛勇之生,以至于因此而送命。公元前480年,為了阻止魯國政變,子路找蒯聵說理,而蒯聵卻命人攻擊子路,子路帽子被打落,仍堅持“君子死,而冠不免”,在系帽纓時被殺。當時,倘若子路靈活一點,完全可以避免一死。勇敢沒有錯,但不能一味剛勇,而應該多動腦筋,把勇敢和智謀結合起來。這樣既能保護自己,也有利于辦好事情。
 
為人處世是一種智慧,要能審時度勢,依據環境決定進退。一個人冉有才華,如果沒有合適的環境,也無法獲得成功。條件不允許,退隱保全性命,則是明智的選擇。另外,為人應該有勇有謀。有勇無謀是莽夫,無勇之人是懦夫。對一個渴望成就事業的人,這樣的智慧是必須牢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