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原文】
 
7.20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翻譯】
 
孔子說:“我并不是生下來就有知識的人,而是喜好古代文化,勤奮敏捷去求取知識的人。”

【解讀】
 
沒有天生就知道的人

沒有天生就知曉知識的圣人,像孔子這樣多知多智的人,之所以能達到這一境界,也是由于多聽多記、勤奮好學的緣故。孔子之所以這樣公開自己的“成功秘訣”,估計是因為當時社會上有一些流行觀點,認為孔子生而知之,是天生而降的圣人,為此,孔子不得不作此回應。

孔子出生在一個沒落的貴族家庭。3歲時,父親去世,母親顏氏帶著孔子回到曲阜。孔子的母親粗通文墨,應該對孔子進行過基本的言傳身教,教會了孔子最起碼的讀書寫字,孔子后來終其一生孜孜不倦的好學精神應該也有母親的督促影響。

孔子17歲時,母親去世,生活的重擔全壓在孔子一個人身上。為謀取生存,孔子擔任過管理倉庫和管理牛羊的小官,在完成好本職工作的同時,即使生活艱辛,孔子仍堅持對知識的汲汲追求。一有空余,孔子就會專心讀書,自己的書讀完,就四處去借。遨游在知識海洋中的孔子,生活和工作的辛勞都一掃而空,并且還收獲了求知的快樂。用孔子后來的話講,就是“貧而樂”。在這種情況下,孔子雖然未曾像貴族子弟一樣接受過正規教育,但由于他刻苦好學、敏而好問,很早就掌握了貴族子弟必修的“六藝”,并以博學和知禮聞名。

為擴大自己的知識領域和視野,孔子一有機會就外出游學。據記載,孔子第一次到當時的京師洛邑時,便拜見大夫萇弘,向他請教古代歌舞和音樂理論。在萇弘老師面前,孔子畢恭畢敬,認真傾聽他的講解,并且經常提出自己獨到的見解和看法。孔子視野的廣闊、知識的豐富以及見識的卓越,都博得萇弘的高度贊賞。從此之后,孔子在京師洛邑也成為小有名氣的人物,當時的一些學者也紛紛前來拜訪,向孔子討教。

后來,孔子又在洛邑拜見周王室的守藏吏老子——當時最偉大的思想家。這次拜見,讓孔子更是受益匪淺。孔子虛心向老子請教“禮”。孔子不僅拜訪當時的大師,向他們求學,也向當時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們學習,甚至還向7歲的兒童求教,真正做到敏以下問,學無常師。

司馬遷在《史記·仲尼弟子列傳》中這樣記載道:“有一天,陳子禽問孔子的學生子貢:‘仲尼從哪里學到這么廣博的知識呢?’子貢回答說:‘文王和武王的治國之道沒有完全沒落,賢人記住重要部分,而不賢的人只記住很少的一部分,這些都表現文王和武王的道,我的老師怎么會不學呢?他沒有固定的老師啊!’”從另一個側面佐證了孔子好學樂學的真實性。

除了思想家、知識分子需要不斷學習外,所有取得成就的企業家、經營管理者也莫不如此。新加坡著名企業家、杰出社會活動家和華人社會領袖孫炳炎,就是最有力的證明。

1912年孫炳炎出生在福建省一個小鄉村,高小畢業后到新加坡謀生,1932年,20歲的他在哥哥的幫助下用當學徒積攢的2000元做資本創立公司,經營枋材。后來,他與哥哥分家,開始單槍匹馬獨立創業。那個時候,他既是老板又是售貨員,忙得幾乎沒有時間,但此時的他仍不忘學習,開拓自己的視野。隨著世界形勢的轉變,他也及時學習新知識,了解世界市場新動向,在經營木材之外,漸漸地還經營起水泥等建筑材料。由于他的公司信譽好,逐漸獲得各廠商的信任,開始擁有穩定的客戶。這時他又與木材廠、建材廠等發展了良好的業務關系,到太平洋戰爭爆發時,他的企業已初具規模,擁有職員20余人,資本數十萬。戰爭期間,建筑行業興盛,孫炳炎乘機擴大公司規模,到1949年,公司的資產增至50萬元。

為進一步發展企業,孫炳炎把部分股份賣給員工,以提高員工的積極性。另外,他還在百忙之中,為自己聘請一位英文老師,進一步提高自己的英文水平。幾年后,孫炳炎已經能夠用英語與外商洽談生意,能夠看懂英文賬目及合約,還可以處理英文報告及檔案。

就是憑著敏而好學的求知精神和精明的商業頭腦,孫炳炎把握時機,逐漸擴大自己的企業,最終在東南亞各地設立分公司,逐漸享有盛名。而且,由于孫炳炎緊跟時代的腳步,不斷學習吸收新東西,所以能不斷對企業進行改革和創新,讓企業始終保持旺盛的生命力,穩穩占據了市場不敗席位的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