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語怪、力、亂、神。

【原文】
 
7.21 子不語:怪、力、亂、神①。
 
【注釋】
 
①怪:怪異之事。力.施暴逞強、以力服人。亂:叛亂。神:鬼神之事。

【翻譯】

孔子不談論怪異,施暴逞強、以力服人,叛亂,鬼神。
 
【解讀】
 
孔子不講的事情
 
孔子注重教化,關注世俗世界的成功和幸福,不愿談論怪異、暴力、叛亂和鬼神的事情等。在這幾點之中,除了“神"以外,其余三個方面都屬于惡的范疇,這與孔子所提倡的仁愛有悖,自然不愿意過多地提及。對神鬼,孔子持“敬而遠之,'的態度,也不愿多講。
 
我們不得不承認,在現實生活中存在很多圣現象。冉加上當時科學不發達,人類的認知能力有限,當遇到了無法解釋的現象時,人們也多半將其解釋為怪異之事。所以,那個時候可謂怪事多多。這個話題很刺激,估計有很多人樂于談論。但是,孔子卻不喜歡談論這些事,他這樣做,有其自身的道理。在他看來,雖然有些事情自己解釋不了,只能說明自己還沒有看透其中的玄機。對于這種拿不準的事情,不能妄下定斷,這是實事求是的態度。
 
我們知道,孔子一直都在為恢復禮制而奔走,在政治上他主張以德服人,對于暴力很是排斥,并不希望統治者以勇力服人。而且,在許多情況下,以暴制暴只會引發更大的沖突,非但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會使問題更加尖銳持久。即便是到了非用暴力不可的時候,也得慎重使用,注意限度。而要徹底解決問題,最終還得靠道德教化。
 
孔子強調秩序,反對作亂。為了實現社會和諧,他在許多場合講述以德氵臺國,希望靠禮制維護秩序,靠仁德團結大眾。無論在哪丿、國家和社,都會有動亂產生,只是在程度上有所區別罷了。至于動亂帶來的后果是大還是小,王要還是與執政者的管理水平有關。管理水平高的自然會將社會打理得井井有條,一切都很平靜;但若管理水平極其有限,在各方之間產生矛盾時,就無法做到息事寧人,發生動亂也是在所難免的。所以,對于“亂"而言,孔子更愿意講“治",從根源上斷了他人“亂"的念頭。
 
孔子對待神鬼的態度是“敬而遠之",強調“敬”,反對褻瀆。對于是否有神鬼存在,孔子的態度是既不否認也不肯定。在孔子看來,“神"代表的應當是一種信仰,孔子相信天命,這個天命與神有某種聯系,但比鬼神更具有客觀性。
 
孔子的這個思想對中國社會產生巨大影響,后世的知識精英和統治者都很少談論怪、力、亂、神,他們信仰的是“仁義、道德",而不是“亂、力、怪、神”,講求的也是實用理跬,對于這些玄虛的東西,沒有太大的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