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圣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君子者斯可矣。”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有恒者斯可矣。亡而為有,虛而為盈,約而為泰,難乎有恒乎。”

【原文】
 
7.26 子曰:“圣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君子者,斯可矣卩①。”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有恒者②,斯可矣。亡而為有,虛而為盈,約而為泰,難乎有恒矣。”
 
【注釋】
 
①斯.就。

②有恒:有恒心。這里指保持好的操守
 
【翻譯】
 
孔子說:“圣人我是不能看到了,能夠看到君子,這也就可以了疒孑L子又說:“善人,我是看不到的了,能看到有一定操守的人就可以了。沒有卻裝作有,空虛卻裝作充盈,本來窮困卻裝作富裕,這樣的人很難保持好的操守。”

【解讀】

這一章表明了孔子對當時現實的感嘆。對于春秋末期“禮崩樂壞”的社會狀況,孔子認為在此社會背景下,難以找到他理想中的“圣人”、“善人”,而那些以無作有、空虛卻假裝充實、貧困卻冒充富裕的人卻比比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能看到“君子”、“有恒者”就心滿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