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孔子退,揖巫馬期而進之,曰:“吾聞君子不黨,君子亦黨乎?君取于吳,為同姓,謂之吳孟子。君而知禮,孰不知禮?”巫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茍有過,人必知之。”

【原文】
 
7.31 陳司敗問①:“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孔子退,揖巫馬期而進之,曰:“吾聞君子不黨,君子亦黨乎?君取于吳,為同姓②,謂之吳孟子③。君而知禮,孰不知禮?''巫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茍有過,人必知之。”
 
【注釋】
 
①陳司敗:陳國主管司法的官,姓名不詳。有人說是齊國大夫,姓陳名司敗。

②吳:國名。魯為周公之后,吳為太伯之后,都是姬姓。

③吳孟子:魯昭公夫人,本應叫吳姬,因同姓不婚,故去掉她的姓(姬),改稱吳孟子。
 
【翻譯】
 
陳司敗問:“曾昭公知禮嗎?”孔子說:“他知禮。”孔子走出去后,陳司敗向巫馬期作了個揖,請他走近自己,說:“我聽說君子不因關系親近而偏袒,難道君子也有餒袒嗎?魯君從吳國娶了位夫人,是魯君的同姓,于是稱她為吳孟子“魯君若算得上知禮,還有誰不知禮呢?《巫馬期把此話告訴了孔子。孔子說:“我孔丘真幸運,如果有錯誤,別人一定會指出來讓我知道。”

【解讀】

孔子為魯昭公取同姓之女這一失禮的行為故作不知,表明了他是“為尊者諱”,不直說君主不知禮。但他的袒護行為被人指了出來,他的學生還特意告訴了他。在這種情況下,孔子承認錯誤說:“丘也幸,茍有過,人必知之。”流露出磊落坦蕩的君子之風。事實上他通過這種方式已經表示了魯昭公失禮,但孔子的做法沒有失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