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文,莫吾猶人也。躬行君子,則吾未之有得。”

【原文】
 
7.33 子曰:“文,莫吾猶人也①。躬行君子,則吾未之有得。”
 
【注釋】
 
①莫:大概,差不多。
 
【翻譯】
 
孔子說“就書本上的學問來說,大概我同別人差不多。身體力行地去做一個君子,那我還沒有達到。”
 
【解讀】
 
貴在躬行
 
孔子一直都在強調,他并不是生而知之者。在本章中,他還很謙虛地表明,在身體力行這方面,自己做得還不夠好,距離君子的境界還有一定的差距。也許有人覺得孔子這樣說有些造作,可實際上并非如此。因為,孔子每天都會進行自我反省,總是能夠從中找到自己做得不是特別好的地方,然后再加以改正,這是一,個非常真實的孔子。當然了,在后世儒家的心中,孔子不只是達到了君子這一境界,更是超越了這一境界,跨人到了圣人的行列,與堯、舜、禹、湯、周等并稱,承受后人的敬仰,流芳于萬載。
 
這段話,實際上是他在告誡弟子們,學識修養是永無止境的,而提高修養貴在躬行。我們在前面說過,個人的道德修養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主觀思想,但這并不是全部,這種主觀思想只有與實踐相結合起來,才能將個人道德修養加以提高和完善。
 
一切的真知都是從實踐中得來的。譬如,我們不去關愛別人,永遠也不會知道這種關愛能給別人多大的幫助,自己在幫助別人的時候會得到多少快樂。并且,不去實踐,也不知道修身進德有多難。比如,勇敢是一種美德,但是,當我們面臨歹人作惡,或者面對領導、長輩行不善之事的時候,我們很少能勇敢站出來。這個時候,才知道勇的美德多么難修,就會收起自己的輕浮與狂妄。還有,只有通過躬行,我們才能檢驗自己掌握的理論是否正確,并在實踐的過程中發現理論的不足。
 
日本的道元禪師曾到中國訪師求學,并于浙江天童寺內修行。一日午后,他在經過走廊的時候,看到有個老和尚正在驕陽之下曬香菇。道元禪師就同情他道:''你怎么不將這種工作交給年輕的弟子做呢?”老和尚答道:“別人畢竟與我不同啊!”道元禪師接著說道0是啊!可是,你為什么非要頂著烈日干活呢?”老和尚笑了笑,道:“現在的陽光正好,此時不曬,何時才能曬呢?”道遠禪師聽后,恍然大悟,所謂“言易行難”正是此理。可是,反觀我們現在的社會,有不少人只知道空囗說白話,而不愿意真刀真槍地去干一場,缺少實踐的精神和勇氣,在這種情況下,任何華麗的言辭都是空談。
 
所以說,投身實踐并不是拿來喊的一句囗號,也不是說想什么時候開始就什么時候開始的,而是應該從現在做起。正所謂,道不可空論,德不可坐談。大家若是一心想要提高自己的道德修養,就要有著只爭朝夕的拼搏實踐精神,爭取以最好的姿態,懷著堅定的信念,將自己投身到求仁證道的行列中去。
 
道德修養貴在躬行,難也在躬行。不過,在投身實踐的過程中,同樣還會有快樂相伴!這種快樂是發自內心的快樂,它不會出現大喜大悲的起起伏伏,永遠都保持著那份平和與安寧,這不僅是對人生的享受,也是對大道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