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食于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

【原文】
 
7.9 子食于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
 
【翻譯】
 
孔子在有喪事的人旁邊吃飯,從來沒有吃飽過。
 
【解讀】
 
人應有惻隱之心
 
惻隱之心是一種感情,是對他人哀痛的一種同情,它代表著悲哀、憐憫和傷感,而且,這種感情是人類特有一種相互關愛的情懷。孟子曾說過“惻隱之心,仁之端也”,也就是說,它是善良仁義的發端,也是做人的基本要求,是每個人都應具有的情感。
 
本章所描述的只是孔子在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個人行為,也正因為這些行為的平常,才讓我們清楚地看到一位心地善良的學者。“在有喪者之側",他從來沒有吃飽過飯,是因為他看見有喪事的人,內心也會跟著悲痛起來,沒有吃飯的心思了。孔子的這一自然之舉,流露出的是惻隱之心。這種情感是真摯的,也是孔子內心善良的最好證明。
 
按說,這種喪事本來是與自己沒有任何關系的,完全不必徒添悲情。但是,絕大多數人都會心生哀戚,這是一種純粹的同情心。這種同情心雖然看似簡單、平常,但它卻是人類最重要的情感,也是人類結成社會的重要基礎。人類正是有了同情心,才能將心比心,感受到他人的感受,進而在相互之間產生愛與互助。而且,惻隱之心還是用來證明人跬本善的一個重要證據,只有在這個基礎之上,仁道才有可能得到全面的推行。
 
孔子的哭,不是因為吊喪而假哭,而是內心傷心的哭,這不僅是真實的情感流露,也是合于禮的行為。但是,在現代的社會,除了自己的至親以外,又有幾人能夠做到為別人的哀傷而哭泣呢?發自內心的同情,將心比心的哀傷,是對不幸者深切安慰,能夠幫助他們渡過喪失親人后的情感危機。中國的文化十分重視情感,既注重美好情感的培養,也注重仁善情感的適度表達。而禮儀,就是對情感表達所作出的合理性規范行為。遵照禮儀要求,表達情感,就是一種接近中和的仁道。
 
另外,“歌''是快樂的體現,而孔子“日哭不歌”,則表明了他的悲哀是出自內心的真誠表現。倘若有人剛才還在悲哀之中,但在轉眼之間就歡天喜地,我們不敢斷定這種人有沒有惻隱之心,但是我們卻能肯定他的悲哀是不真誠的。其實,“哭則不歌"和“喪者之側,未嘗飽也”一樣,都是人們內心最自然的人情表露。一般情況下,一個人由喜轉悲是比較容易的,但若由悲轉喜,恐怕稍有惻隱之亡、的人都很難如此迅速地轉換角色。
 
惻隱之心是人們心底最基礎的道德,只有具備了這種情懷,才能談及個人品德的提升與完善。也只有通過這種情懷,才能讓人們推己及人,在彼此的心與心之間搭設一條溝通的橋梁。不僅如此,惻隱之亡、還像一汪流淌在人們心靈之中的甘泉一般,滋潤著人們的內心,讓人們擁有仁愛之心和悲憫的情不,進而產生無數純潔而又善良的動機。因此,每個人都應具備這種情懷,也只有這樣才有可能成為一個完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