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好勇疾貧,亂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亂也。”

【原文】
 
8.10子曰:“好勇疾貧①,亂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②。亂也。”
 
【注釋】
 
①疾.恨,憎恨。
 
②已甚:即太過分。已,太。
 
【翻譯】
 
孔子說:“喜歡勇敢逞強卻厭惡貧困,是一種禍害。對不仁的人憎惡太過,也是一種禍害。”

【解讀】

本章與上一章聯系起來,表達了孔子的分析社會的辯證思想。好勇而不安貧,這就不利于社會的安定,而對于那些不仁的人過于痛恨,使他們無所容身,也會惹出禍亂。所以,儒家倡導以禮來規范制約人的行為,認為適宜合度是非常重要的,這樣就能把智勇仁義用在好的一面,禍亂也就興不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