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大哉堯之為君也!巍巍乎,唯天為大,唯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煥乎其有文章!”

【原文】
 
8.19 子曰:“大哉,堯之為君也!巍巍乎,唯天為大,唯堯則之①。蕩蕩乎,民無能名焉②。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煥乎,其有文章③。”
 
【注釋】
 
①則.效法。

②名:形容,稱贊。

③文章.指禮儀制度。
 
【翻譯】
 
孔子說:“堯作為國家君主,真是偉大呀!崇高呀!唯有天最高最大,只有堯能效法于上天“他的恩惠真是廣博呀!百姓簡直不知道該怎樣來稱贊他。真是崇高啊,他創建的功績,真是崇高呀!他制定的禮儀制度,真是燦爛美好呀!”
 
【解讀】
 
崇高偉大的唐堯
 
在本章中,孔子一連用了幾個贊美之辭對堯進行稱頌。在孔子的眼中,帝堯的德行深厚、廣博。在人民面前,他有著廣泛的愛、深厚的愛,這種大愛是無私的。帝堯的德行不僅順應天道,建立了禮儀制度以及文化體制等,更是開啟了中華的文明史,其功績足以彪炳千秋,這也是孔子及其弟子想要實現的終極理想。
 
堯是孔子最崇拜的偉大政治家,是他心目中最完美的君主。在孔子看來,堯身上具備了君主所應具有的所有美德。那么,這些被孔子高度贊譽的美德主要有哪些呢?
 
首先是“唯天為大,唯堯則之。”言下之意,堯是依照“天道”來治理天下的。“天道”可以視為自然規律,以及人類社會規律。堯能夠把握這種規律,自然而然把它運用到天下治理上,造就上下同心,萬民同德,社會和諧的太平盛世。另夕卜,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天道涵蓋了“仁~義~禮”“智”“信”等政治理念,是教化天下,成就千秋功德的根本準則。堯行“天道”,就是推行仁道講信修睦,天下為公,實現世界大同。
 
所謂“蕩蕩乎,民無能名焉”,意思是說他的恩德是那樣廣大,百姓們都不知道該如何贊美他。能做到這一點,說明堯有著深厚、廣博的仁愛之念,懂得愛護自己的下屬和子民,并給民眾帶來無盡的福祉,所以才能贏得下屬與人民的擁護與愛戴。孔子認為,堯的思想已經達到了與天地齊輝的境界,他的恩德就像上天一樣能夠覆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角落,使每個人都感受到恩惠。
 
而“巍巍乎,其有成功也”,說的是堯的豐功偉績,就像巍巍高山一樣。堯在位時,勤勤懇懇地為人民辦事,認認真真地治理國家,不敢有絲毫懈怠。他希望每個人都能吃飽穿暖,過上富裕的生活。為此,他招賢納才,并給他們分配合適的職務,讓他們充分發揮自己的特長。由于用人得力,措施得當,各項事業都興旺發達起來,全國上下到處呈現出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當時的社會,人人安居樂業,家家相親相愛,一派和樂安美。達成天下大治的不朽功業,充分顯示了堯非凡的才能。更為重要的是,堯還制定出完善的禮儀制度,這一制度后來被周公發揚光大,就是備受孔子贊譽的周禮。孔子一生追求“祖述堯舜,憲章文武”,要繼承和灰復的就是這個光輝禮制。
 
優秀的領導者,不但要有著較高的德行修養,還要有著過人的能力才行。也就是說,要德才兼備,才能稱得上是名出色的領導者。一個有德無才的領導者,充其量可以算得上是個中才,很難服眾。而且,領導者的能力還得全面,就像孔子所說的那樣,只有成為“不器,之才,才能稱得上優秀,彰顯出領導的魅力。
 
堯是孔子心中最完美的政治領袖,他不厭其煩地講述著他的美德和功績,目的是為后世君主尋找一個可以效法的榜樣。同時,他對堯治國策略的闡述,也為后世君主管理國家提供了絕好的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