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恭而無禮則勞;慎而無禮則葸;勇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君子篤于親,則民興于仁;故舊不遺,則民不偷。”

【原文】
 
8.2 子曰:“恭而無禮則勞,慎而無禮則葸①,勇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②。君子篤于親③,則民興于仁,故舊不遺,則民不偷④。”
 
【注釋】
 
①葸(xǐ):拘謹、畏懼的樣子。
 
②絞:說話尖刻,出囗傷人。
 
③篤.厚待,真誠。④偷:淡薄,不厚道。
 
【翻譯】
 
孔子說:“一味恭敬而不知禮,就未免會勞倦疲乏;只知謹慎小心,卻不知禮,便會膽怯多懼;只是勇猛,卻不知禮,就會莽撞作亂;心直囗快卻不知禮,便會尖利刻薄。君子能用深厚的感情對待自己的親族,民眾中則會興起仁德的風氣;君子不遺忘背棄他的故交舊朋,那民眾便不會對人冷淡漠然了。”

【解讀】

這章是孔子說明禮的重要性,雖是好的德行,也要以禮來加以節制,才會沒有流弊。凡事過猶不及,孔子重視適度合宜,講究尺度,人情味和理性要完美結合。恭敬、謹慎、勇敢、直率,都是很好的德行,但這些德目的實踐要符合中庸的準則,它們之間互相聯系,互相補充。如若恭敬而不合乎禮,就會出現疲勞;謹慎而不知禮則會懦弱不前;勇敢而不講究禮就會做事過分,擾亂社會的正常秩序;直率而無禮,便如絞繩一樣愈絞愈緊,責備人深切尖刻,令人不堪忍受。 
孔子認為,做到了禮,社會就會興起仁德的風氣,人與人之間便不會冷漠淡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