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也。君子人與?君子人也。”

【原文】
 
8.6 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①,可以寄百里之命②,臨大節而不可奪也。君子人與③?君子人也。”
 
【注釋】
 
①六尺之孤:古人以七尺指成年,六尺指十五歲以下。
 
②百里:指方圓百里的諸侯大國。
 
③與(yú):同“歟”,表疑問的語氣詞。
 
【翻譯】
 
曾子說:“可以把幼小的孤兒托付給他,可以將國家的命脈寄托于他,面對安危存亡的緊要關頭,能夠不動搖屈服。這樣的人是君子嗎?這樣的人是君子啊。”
 
【解讀】
 
君子的操守
 
做人要有操守,尤其是身為執政者,在各方面都應嚴格要求自己,按照原則行事。在曾子看來,真正的君子是講道德、有節操、有才能的人,他能受命輔佐幼君,可以執掌國家大政。即便是在國家生死存亡的大關節時,他們也不會為了一己之私利而改變自己的氣節,始終都堅守著自己的責任。
 
在本章中,曾子講的雖然是國家大事,但是其核心內容還是個人修身的問題。他覺得無論是為人還是為政,都要做君子,而且還要做真君子。但是,要如何做才能成為真正的社稷之臣呢?對此,曾子給出了明確的答案。
 
說到“托六尺之孤”,不禁讓人想起劉備托孤之事。劉備兵敗號亭,病困白帝城,在去世前將劉禪托付給諸葛亮,同時也把國家托付給了他。諸葛亮沒有辜負這個囑托,用盡平生才智輔佐劉禪,即便是阿斗扶不起,諸葛亮也沒有放棄努力,可謂是“鞠躬盡瘁,死而后已”。諸葛亮此舉,堪稱君子的典范,也為他贏得了千秋美名。歷史上,擔當起并成功完成托孤之責的名臣還有西尚的周公、西漢的霍光等人。他們與諸葛亮一樣,永遠彪炳史冊。但是,能勇于承擔托孤之責并矢志不渝的,唯有君子,多數人很難做到這一點。歷史上,王莽、司馬懿等人,都曾被寄予托孤之任,但遺憾的是他們都背叛了自己的諾言,辜負了國家的厚望,成為篡權奪國的亂臣賊子。
 
其次是“臨大節而不可奪”,這是對托孤寄命之人的更高要求。真正的君子在小事上犯些糊涂沒有關系,但是當面臨大節關頭時,無論如何都不能出現變節行為。文天祥前半生可謂是風流放誕,但當國家大難來臨之際,卻能挺身而出,并從容就義。即便是在被捕之后,他依然不為眼前的利益所惑,自身的氣節沒有絲毫的改變,就連忽必烈都對其敬重有加。正所謂“慷慨捐身易,從容就義難”。身為君子者,應當有所堅持,有所為也有所不為。只有這樣的人,才堪當托孤之臣,否則只能稱得上個'具臣”而已。
 
曾子在本章中的最后一句,用了一個設問句作為結尾,意在強調能夠做到這兩點的人,肯定是個'君子”。而且,這個君子也不僅僅是指修養上達到了君子的境界,在能力上還要有著出色的本事,也即一個有道德、有知識、有才干的人。他若是能夠輔弼君主,執掌國家大政,在大節關頭絕不動動搖,不被外物所惑,這樣的人就是一個講原則的真君子。
 
在現代的社會中,不會再有''托六尺之孤”的現象,但應該堅持操守這一點沒變。你可以批評虛假和虛偽,但卻不能褻瀆正義,推脫責任。特別是面臨大是大非的時候,應該有堅守正義的執著。或者在日常的生活中,堅持自己的做人原則,不去隨波逐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