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

【原文】
 
8.7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①,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
 
【注釋】
 
①弘毅:弘大剛毅。
 
【翻譯】
 
曾子說:“士人不可以不弘大剛毅,因為他肩負的任務重大而路程遙遠。把實現仁德作為自己的任務,難道不是重大嗎?到死方才停止下來,難道不是遙遠嗎?”
 
【解讀】
 
便命,任重而道遠
 
本章中曾子所言,是在我國文化史上影響深遠的名言。后世無數的仁人君子,無不以此言激勵自己,投身到治國平天下的偉大追求中。要想準確理解這段名言的深刻含義,必須對其中的關鍵語句進行解讀。
 
首先我們要知道,這句話的主語是誰。曾子明確說是士人,那么士人具體指什么樣的人呢?在這里,曾子所言的“士”應當是儒家之士,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理解的知識分子。春秋戰國時期,士人還只是一個群體,到了后來,士人發展成一個社會階層。我國古代的社會結構中,一向有''士農工商”四民之說。作為一個人數可觀的階層,士人不治產業。他們以學習儒家理論為工作,以治理國家為己任,進則擔任各級官吏,以實現社會大同為終極目標:退則以自己的道德修養教化百姓,影響社會。從孔子的時代起,士人就有著內圣外王的自覺,主動去承擔推動國家發展的重任。中國士人階層的這種精神追求和生活狀態與其他社會階層迥異,這在整個世界上都是絕無僅有的。
 
承擔起這樣的歷史便命,努力實現大同社會的理想,就是儒家所說的“行仁”。從上面的敘述中不難看出,這個使命何等偉大,這個任務何等艱巨。如果沒有高尚的道德、杰出的才能,根本擔負不起或不配承擔這樣的重大便命。所以,曾子才說:“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也就是說,曾子認為,士人要有著弘大的襟懷,剛毅的品格,才能推己及人,救人救世,進而兼善天下。
 
行仁的使命是這樣的偉大,它已經超越了個人名利的范疇,關乎到國家的安危,社會的興衰。在傳統語境里,能決定國運的唯有上天。所以士人的這種追求,是一種體察和貼近天道的自覺,是一種“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崇高精神境界與使命意識。實現“仁道”的路途是那樣的艱難遙遠,“非毅無以致其遠”,只有經過不息不止的努力和奮斗,才有可能完成。
 
曾子的這番話,表達了士人主動承擔社會責任的那種堅定信心和決絕勇氣。這樣的話,孔子曾經說過,孟子也曾說過,但是他們都沒有曾子表達得清晰明確。細品本章的內容,我們就會發現,曾子所述之士的品格,正是中國屹立于世界根基所在。盡管曾子已經故去了二千多年,但后世卻有無數的仁人志士繼承了這種精神,以天下為己任。為了這份堅定的信念,他們寧愿櫛風沐雨,就算是為此而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這種精神,已經融人炎黃子孫的血脈里,成為中華民族奮發向上的不竭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