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罕言利與命與仁。

【原文】
 
9.1子罕言利①,與命與仁②。
 
【注釋】
 
①罕:稀少。
 
②與:相信、贊許。
 
【翻譯】
 
孔子很少(主動)談論功利,卻相信天命、贊許仁德。
 
【解讀】
 
少講利,多講仁
 
在孔子的思想中,核心內容是仁,所以他最注重的就是仁、義。孔子本人重義而輕利,也不愿意過多談及“利”。并且,他把追逐功利還是求仁重義,作為區分君子與小人的標準,也即“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
 
孔子之所以'罕言利”,是有著深刻的思考的。所謂“利”,簡而言之就是利益或財富。作為自然人,無需他人引導,每個人都有追逐功利的本能欲望,都渴望獲得財富或利益。俗話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司馬遷在《史記》中也說,“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可見,人們對追逐利益的愿望何等強烈。為了財富,有人坑蒙拐騙,費盡心機;有人偷盜搶劫,乃至謀財害命;還有人為了錢財,不惜出賣朋友和親人,甚至是賣丿L賣女。在這個世界上,被錢財蒙住雙眼,喪盡天良者比比皆是。
 
從古自今,人類的所有爭端和戰爭,絕大多數與利益爭奪有關。從原始社會氏族間對食物的爭奪,到奴隸時代對人囗的掠奪,再到封建社會對土地的爭奪,以及近現代社會對資源和市場的拼搶,財富和利益都是矛盾的焦點。現代國際上有句名言,“沒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便深刻說明了人類對財富強烈占有的貪婪欲望。
 
追求利益是人類最本能最強烈的欲望,是世界上一切爭端和苦難的根源。作為一個悲天憫人的智者,孔子對利益的危害有著清醒的認識。即使不談利益,人們也不會片刻忘懷。總把追逐利益和謀求財富掛在嘴邊,只能激起人們更強的貪欲。無休止地講論財富,不啻于鼓勵人去放縱欲望,爭奪利益。這便是孔子'罕言利”的用意所在。
 
孔子盡量少談利益,多講“天命”和“仁”。孔子講天命,大概有兩點原因。一是他本人相信天命。孔子說過“五十而知天命~天生德于予”之類的話語,從中不難體會到他對天命的真誠信仰。其二,天命的觀點,不論怎么看都有點宿命論和消極色彩,多談這些,能給人們追求財富的熱望降溫。其目的是通過降低人們對財富的欲望,減少社會爭端。爭權奪利的人少了,或者渴求利益心淡了,你爭我搶的現象就會相應減弱,如此一來,就有利于社會整體上的和諧穩定。
 
當然,孔子最看重的還是“仁”。關于這一點,我們已經多次講述過。“仁”的本質是關愛大眾,幫助他人,進而構建良性人際關系。如果我們深人分析,就會發現,關愛他人也好,幫助他人也罷,最終都要求人在一定程度上放棄或犧牲自己的利益。某種意義上說,“仁,與“利,是背離的,與'私利”則是矛盾的。看重自己利益的人,拔一毛利天下而不為,這樣的人,不可能講“仁”。孔子既然強調仁,邏輯上就無法在強調“利”。
 
我們還要知道,孔子'罕言利”,并非否定“利”,對于人們正當的利益追求,他還是肯定甚至是支持的。他反對和抨擊的,是那些被功利豢蔽了雙眼、將道義拋諸腦舌、甚至為利益而不擇手段的小人。也就是說,孔子并不反對求利,只是反對見利忘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