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吾自衛反魯,然后樂正,《雅》、《頌》各得其所。”

【原文】
 
9.15 子曰:“吾自衛反魯①,然后樂正,《雅》、《頌》各得其所②。”
 
【注釋】
 
①自衛反魯:孔子從衛國返回魯國是在魯哀公十一年冬。反,同“返”。

②《頌》:《詩經》中兩類不同的詩的名稱,同時也是兩類不同的樂曲的名稱。
 
【翻譯】
 
孔子說:“我從衛國回到魯國,才把音樂進行了整理,《雅》和《頌》都有了適當的位置。”

【解讀】

孔子的話表明,他的確對《詩經》作了分類整理。《雅》、《頌》是直接有關祭祀等重要典禮的“廟堂詩”,使它們各自得到合適的位置,是承續了周公制作禮樂的事業。孔子晚年從衛國返回魯國,結束了長達十四年的周游列國的生活。雖然尋找賢德的君主來實現仁政的理想落空了,但通過正樂還可以復興傳統文化,將周禮的精神弘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