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麻冕,禮也;今也純,儉,吾從眾。拜下,禮也;今拜乎上,泰也;雖違眾,吾從下。”

【原文】
 
9.3 子曰:“麻冕①,禮也;今也純②,儉③:吾從眾也;今拜乎上,泰也④。雖違眾,吾從下。”
 
【注釋】
 
①麻冕.麻織的帽子。

②純.黑色的絲。

③儉:用麻織帽子,比較費工,所以說改用絲織是儉。

④泰.驕縱。
 
【翻譯】
 
孔子說:傭麻線來做禮帽,這是合乎禮的;如今用絲來制作禮帽,這樣省儉些,我贊成大家的做法。臣見君,先在堂下磕頭,然后升堂磕頭,這是合乎禮節的;現在大家都只是升堂磕頭,這是倨傲的表現。雖然違反了大家的做法,我還是主張要先在堂下磕頭。”

【解讀】

此章表明了孔子并不是一味地維護傳統的禮儀,而是對于禮儀改革持有堅守、有變通的開明態度。涉及禮之精神的是必須堅持的,而那些純外在的儀文規矩,可以不必堅持。禮講究簡樸,以前的禮儀是用麻布做禮帽,但現在用絲料制作禮帽顯得簡樸,所以從之。禮講究發乎內心的真情,而行禮的簡化是心有不誠而導致行為的簡慢,所以不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