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棣之華,偏其反而。豈不爾思?室是遠爾。”子曰:“未之思也,夫何遠之有。”

【原文】
 
9.31 唐棣之華,偏其反而,豈不爾思?室是遠而①。”子曰:“未之思也,夫何遠之有?”
 
【注釋】
 
①“唐棣”四句:這是逸詩。上兩句用以起興。唐棣,木名。華,同“花”。偏其反而,露地搖擺。反,翻轉搖擺。
 
【翻譯】
 
“唐棣樹的花,翩翩地搖擺,難道不思念你嗎?是因為家住得太遠了。”(關于這四句古詩)孔子說:“那是沒有真正思念啊,如果真的思念,又怎么會覺得遙遠呢?”

【解讀】

這里記錄的是孔子對古代流傳的幾句逸詩的評論。其中寄寓了對“仁”執著追求的信念,也就是“我欲仁,斯仁至矣”。

【名家品讀】

仁的核心就是這種由血緣而擴展的愛,兒子愛父母,兄長愛弟妹,父母愛兒女,弟妹愛兄長,臣民愛君王,君王愛臣民,使家、國都和睦,這便叫“禮之用,和為貴”,只是身份不能混亂,所以又說:“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論語·學而》)禮還是要的,但禮不能僅僅靠嚴格的等級秩序,還要有溫馨的仁作感情紐帶,不能光靠形式上的服飾、儀節,還要有內心的道德意識。這樣,禮就有了全新的、內外結合的內涵。

——葛兆光《中國經典十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