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鳳鳥不至,河不出圖,吾已矣夫!”

【原文】
 
9.9 子曰:“鳳鳥不至①,河不出圖②,吾已矣夫!"
 
【注釋】
 
①鳳鳥:傳說中的一種神鳥。鳳鳥出現就預示天下太平。

②河圖:傳說圣人受命,黃河就出現圖畫,即八卦圖。《尚書顧命》孔安國注:“河圖,八卦。伏羲王天下,龍馬出河,遂則其文以畫八卦,謂之河圖。
 
【翻譯】
 
孔子說:“鳳凰不飛來了,黃河中沒有出現圖畫,我這一生也就完了吧!”
 
【解讀】
 
孔子的浩嘆
 
孔子的一生都以“克己復禮”為己任,為恢復周禮而奔波,并去各個國家獻計獻策。然而,他的意見和思想很少被當時的國君采納。周游列國,可謂處處碰壁。到了垂暮之年,也沒能迎來一位欣賞他的明主,孔子不由得發出了“吾已矣夫”的無奈感慨。
 
“鳳鳥不至,河不出圖”是句隱語,意思是圣人不出。據古史記載,伏羲王天下,龍馬背負河圖洛書出來;舜帝在位時,鳳凰來儀;周文王治政,鳳鳴岐山。孔子借用這些典故,言下之意是當時缺少舜、文王這樣的圣君明主。世上無明主,像孔子這樣德才兼備的賢能之士也就無人賞識,沒有用武之地。
 
觀察中國歷史不難發現,凡是國家富強的時代,往往是人才輩出,風云際會。西漢初期,出現了名相蕭何、曹參等,名將有韓信、英布、樊噲、周勃等,謀略家有張良、陳平等。唐初也是如此,被后世熟知的如房謀杜斷,直言敢諫的魏徵,名將李靖、李等。北宋前期,寇準、范仲淹、歐陽修、呂蒙正、韓琦、文彥博、富弼等人在朝,可謂星光燦爛。這些人物各展其才,在歷史上寫下光輝章。與這些時代相比,很多時代暗淡無光,缺少偉人。這不由得讓人發問,為什么人才總是集中在一個時代?
 
其實,這沒有什么好奇圣的。任何時代都不缺少人才,而是缺乏圣君明主。漢初因為有漢高祖、漢文帝這樣的圣賢之君,所以蕭何、韓信、張良等人才有了施展的機會。同樣,正是因為有了唐太宗這樣的稀世明君,房玄齡、魏徵、李靖等人才受到重用,進而建立不朽功勛。而寇準、范仲淹之所以能名揚后世,都是宋真宗、宋仁宗獎掖提拔的結果。先有圣君,然后才會有名臣。即便是你有經天緯地之才,如果無人重用,也就泯滅在歷史深處,無人知曉。賢德人才與圣主明君的關系,就像千里馬與伯樂的關系。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譬如孔子之才,豈是千里馬可以比喻的,但因不遇明君,政治上乏善可陳。這種境遇,即是殘酷的,也是無奈的,只能說是命運弄人。
 
孔子的浩嘆提醒君主或當權者,應該任人唯賢,放手便用人才,并與這些人才一同創造歷史。如若不然,會有很多才華橫溢之士抱憾終生。若是濟濟多士,而不能成就大功,那就浪費了絕佳的時機和一代俊杰。如果自己是人才,生不逢時,那就得另覓他途。實際上,孔子已經為這些人準備了幾條出路。身逢亂世,當隱歸林下,明哲保身;天下有道,則應當奮發有為,建功立業。當然,孔子本人的做法更高明,天下無道,他卻能著書立說,教育人才,成為萬世師表。古人有“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之說,給天下英才不同境遇下三大選擇。得遇明君,自然選擇立功:生不逢時,可以歸隱立德,揚名后世:也可以代圣人立言,創立自己的理論學說,傳之后世。孔子是儒家之祖,始終秉持積極的人生觀,按照這個三不朽建議,偉大的人物在任何境遇下都可以名垂青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