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回

顏回(公元前521-前481年),姓顏,名回,字子淵,亦稱顏淵,比孔子小三十歲,魯國人。顏氏家族到顏路、顏回父子時,除了保有祖傳的貴族身份及顏路的魯卿大夫頭銜外,便只有陋巷簡樸的住宅及五十畝郭外之田、十畝郭內之圃了。顏回生活貧困,簡居于陋巷,一生沒有做官。孔子贊嘆說:“顏回真是難得呀!用一個竹筒吃飯,用一個瓜瓢喝水,住在陋巷里。要是一般人,一定憂煩難受,可顏回卻安然處之,沒有改變向道好學的樂趣!”可見他頗能遵守孔子的“貧而樂道”的教誨。顏回注重仁德修養,深得孔子欣賞和喜愛。孔子難得以“仁”來贊許人,包括他自己在內,但是他說:“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對比之下,“其余則日月至焉而已矣”。

顏回十三歲時,入孔子之門,六年后有成。他不僅天資極為聰慧,又虛心好學,較早地體認到孔子學說的精深博大,他對孔子的尊敬已超出一般弟子的尊師之情。他以尊崇千古圣哲之情尊崇孔子,其親若父與子。他曾感嘆地說:老師的道,越仰望越覺得高明,越鉆研越覺得深奧。看著它似乎在前面,等向前面尋找時,它又忽然出現在后面。老師的道雖然這樣高深和不易捉摸,可是老師善于有步驟地誘導我們,用各種文獻知識來豐富我們,提高我們,又用一定的禮來約束我們,使我們想停止學習都不可能。所以在少正卯與孔子爭奪弟子時,“孔子之門三盈三虛”,唯有顏回未離孔門半步,因而后人評價說:“顏淵獨知孔子圣也”(《論衡·講瑞》)。因此,孔子將顏回引為同道,他對顏回說:“用之則行,舍之則藏,唯我與爾有是乎!”他在德行方面備受贊揚,故被列為孔門“四科十哲”(德行科)之一。

顏回有著過人的天資,卻不善于表現,寡于言辭,給人的第一印象有點愚鈍。孔子說他對顏回的初步印象是自己說什么,顏回都不加違背地去做,好像笨笨的。但繼而發現顏回下去對自己的話,也能理解發揮,只是不喜歡聰明外露罷了。顏回靈慧內秀,學習也努力勤奮。孔子被問到他的弟子哪一個好學時,也說顏回好學,不幸短命死去了,現在弟子中沒有好學的了。所以顏回的學業進步很快,正如孔子感嘆所說,我見到他不停進步,沒見他停止下來過。另一次,孔子與子貢交談,問他與顏回相比如何?子貢以能言善辯、才思敏捷著稱,是孔門中學問和政事都很優秀的人才,他卻坦率地承讓自己比不上顏回,高度贊揚顏回能聞一知十,而自己不過是聞一知二,差距大著呢。顏回追隨孔子周游列國長達十四年,歸回魯國后講學授徒,傳授儒學六經;協助孔子整理古代典籍,逐漸擴大了自己的影響,形成了儒家的一個宗派——顏氏之儒。他在學習和弘揚孔子所創立的儒家學說的過程中,總是殫精竭思,傾注全部心血,再加上簞食瓢飲“的困苦生活,這種狀況嚴重地損害了他的健康。顏回二十九歲時頭發就全白了,四十一歲就死了。顏回死時,孔子哭得很傷心,直呼:噫!天喪予!天喪予!”違背了喪禮中節哀的規定。因為孔子認為顏回在孔門中,是最有條件繼承自己學說的弟子之一,也是孔子的希望所在。如今顏回先死,自己的仁政德治的理想就無合適的繼承人了。

顏回是孔子最喜歡的學生,學問淵博,品格高尚,以德行著稱,后儒列之為“七十二賢”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