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桓子

季桓子(?-公元前492年),即季孫斯,姬姓,季氏,名斯,謚“桓”,史稱季桓子。春秋時魯國卿大夫,季平子季孫意如之子。季孫斯之“孫”為尊稱,“季孫”并不是氏稱,“季孫某”僅限于對宗主的稱謂,宗族一般成員只能稱“季某”。故季桓子為季氏,而非季孫氏。
 
公元前505年,季平子死后,桓子立為卿。季桓子時期,季氏為首的三桓在魯國的聲威、權勢有所降低,家臣的勢力驟然增加,形成“陪臣執國命”的局面。他被家臣陽虎囚禁,與之達成盟約才被放出來,之后,陽虎執魯政達三年之久。魯定公八年(公元前502年),陽虎發難,想要借宴饗季桓子的機會殺掉他,他在赴宴途中說通御者林楚,駕車奔到孟孫氏家,聯合孟孫氏打敗了陽虎,平定了叛亂。季桓子也就重新執掌了魯國的大權。
 
孔子升任魯國的大司寇后,想施行“墮三都”的計劃來提升公室的實力,以抑制私室的勢力。但當時“三桓”執政,他們不可能放棄自己手中已有的權力。孔子的弟子子路當時作為季氏宰,就對季氏說,昭公十三年,南蒯占據堅固的費城作亂,我們連年攻打而不能奪回費城;定公十年,侯犯憑著堅固的郈城叛亂,圍攻了一年多都不能攻克。這些都是因為費城、郈城太過險固,而我們的家臣多次以此而背叛三桓。為了防止后患,不如順勢毀掉費城、郈城。鑒于家臣勢力尾大不掉,季桓子接受了孔子“墮三都”的倡議,想要墮毀被家臣控制的都邑。他派子路率兵監督。先是叔孫氏毀掉了郈城,接著,季氏下令毀掉自己的費城。當時費城宰公山不狃加以反抗,他聯合叔孫輒,率領費城人,攻打國都。孔子派申句須、樂頎出戰,打敗了費人。公山不狃、叔孫輒逃到了齊國。于是毀掉了費城。郈、費都已經墮毀后,剩下的就是孟氏的郕城了。郕城宰公斂處父對孟氏說,如果毀掉了郕,那么齊國必然順利進入魯國北方。再者說,郕是孟氏的保障啊,如果沒有了郕,那么孟氏將何處呢?于是孟氏就暗中加以抵抗,不主張毀郕。定公見三都毀了兩座了,就這一座墮毀不成,于是派兵攻打,結果竟然沒打下來。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季桓子也明白了孔子“墮三都”的最終目的是想提升公室的實力,而抑制私室的勢力,便不再支持孔子。
 
后來齊人看見魯國在任用孔子后,逐漸強盛起來。于是饋女樂,而定公、季桓子觀之,幾天都不上朝。孔子被逼之下周游列國。魯哀公三年,季桓子去世,其子季孫肥繼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