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哀公

魯哀公(?-公元前468年),姬姓,名將,魯國第二十六任君主。他為魯定公之子,公元前494-前468年在位,共在位二十七年。
 
孔子晚年歸回魯國,魯哀公遵其為“國老”,經常向孔子請教問題。一次,孔子陪坐在魯哀公身邊。魯哀公問道:“請問治理民眾的方法什么最重要?”孔子聽了神情變得嚴肅起來,回答說:“君王提出這樣的問題,真是百姓的福氣!我不敢推辭,治民的方法以政治最為重要。”魯哀公說:“請問什么叫做政治?”孔子回答說:“政的意思就是正。國君從政行得正,那么百姓就會服從政治。國君的所作所為,百姓會加以仿效。國君不做的事,百姓怎么會仿效呢?”意思是國君好比上梁,要治理別人,自己首先就得“正”,須行得正,走得端,時時注意自己的形象,否則難以使被治理的人服從。然后是做事要“正”,既應當是光明正大的,又應當是合乎情理和公正的。他的言行自然會影響到臣下乃至普通百姓。然而魯哀公終究不能重用孔子。公元前479年,孔子去世,魯哀公親往拜祭,并親誄孔子。誄文說:“旻天不吊,不慭遺一老,俾屏余一人以在位,煢煢余在疚,嗚呼哀哉!尼父!無自律。”子貢評價說,生不能用,死而誄之,非禮也。稱“余一人”,非名也。
 
魯哀公在位期間不能正確任用賢人。有一個叫田饒的人很有才能,在魯哀公手下做事多年,但魯哀公并不重用他。有一天,田饒對魯哀公說:“我將要離開大王像鴻雁那樣遠走高飛了。”哀公說:“這是什么意思呢?”田饒回答說:“大王難道沒有見過雄雞嗎?它頭上戴著紅冠,非常文雅;腳上有鋒利的爪子,格外英武。面對敵人敢打敢拼,是勇敢的表現;看見食物就呼喚同伴一道享用,是有品德的表現;守夜報時,從不誤事,是誠信的表現。雄雞雖然有這五種長處,可是大王還是命令手下人煮了來吃。為什么會這樣呢?是因為它們就在身邊啊。至于那鴻雁,一飛就是千里。有時停在大王的水池里,吃大王的魚鱉;有時停在大王的田園里,啄大王的豆類和谷物,盡管沒有雄雞的長處,可是大王還是很器重它們。這是因為它們來得遠啊。請讓我也像鴻雁一樣遠走高飛了吧!”哀公說:“留下吧!我把您的話記下來了。”田饒說:“放著有能力的人不用,寫下他的話做什么!”說完就離開魯國前往燕國了。燕國讓田饒擔任國相。三年之后,燕國的國力大增,國內安定繁榮。魯哀公聽到這個消息,只有徒然嘆息。由這個故事可見魯哀公不能及時發現身邊的人才,而在發現人才后,亦態度不積極。既沒有識人之明,也對人才缺乏信任。在田饒辭去時,他顯得很平靜,但在三年之后聽說田饒在燕國輔政有方、政績突出才感到后悔,就足以說明這一點。
 
哀公二十七年(公元前468年),魯哀公想請越國討伐三桓,八月,哀公到了有山氏。三桓聯合起來攻打哀公,哀公逃到衛國,又逃到鄒國,最后到了越國。國人迎哀公復歸,卒于有山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