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而篇 · 共38章

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軍,則誰與?”子曰:“暴虎馮河,死而無悔者,吾不與也。必也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

孔子對顏淵說:“如果用我,就去積極行動;如果不用我,就藏起來。只有我和你才能這樣吧?”子路說:“如果讓您率領三軍,您愿找誰一起共事呢?”孔子說:'赤手空拳和老虎搏斗,徒步涉水過大河,即使這樣死了都不后悔的人,我是不會與他共事的。我所要找的共事的人,一定是事謹慎小心,善于謀劃而且能完成任務的人。”

詳細翻譯

冉有曰:“夫子為衛君乎?”子貢曰:“諾,吾將問之。”入,曰:“伯夷、叔齊何人也?”曰:“古之賢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為也。”

冉有說:“老師會贊成衛國的國君嗎?”子貢說:“嗯,我去問問老師吧!”子貢進入孔子房中,問道:“伯夷和叔齊是怎樣的人呢?”孔子說.'他們是古代賢人啊!”子貢說:“他們會有怨侮嗎?”孔子說:“他們追求仁德,便得到了仁德,又怎么會有怨悔呢?”子貢走出來,對冉有說:“老師不會贊成衛國國君的。”

詳細翻譯

子曰:“圣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君子者斯可矣。”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有恒者斯可矣。亡而為有,虛而為盈,約而為泰,難乎有恒乎。”

孔子說:“圣人我是不能看到了,能夠看到君子,這也就可以了疒孑L子又說:“善人,我是看不到的了,能看到有一定操守的人就可以了。沒有卻裝作有,空虛卻裝作充盈,本來窮困卻裝作富裕,這樣的人很難保持好的操守。”

詳細翻譯

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孔子退,揖巫馬期而進之,曰:“吾聞君子不黨,君子亦黨乎?君取于吳,為同姓,謂之吳孟子。君而知禮,孰不知禮?”巫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茍有過,人必知之。”

陳司敗問:“曾昭公知禮嗎?”孔子說:“他知禮。”孔子走出去后,陳司敗向巫馬期作了個揖,請他走近自己,說:“我聽說君子不因關系親近而偏袒,難道君子也有餒袒嗎?魯君從吳國娶了位夫人,是魯君的同姓,于是稱她為吳孟子“魯君若算得上知禮,還有誰不知禮呢?《巫馬期把此話告訴了孔子。孔子說:“我孔丘真幸運,如果有錯誤,別人一定會指出來讓我知道。”

詳細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