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靈公篇 · 共42章

子張問行,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立則見其參于前也;在輿則見其倚于衡也,夫然后行。”子張書諸紳。

子張問怎樣才能處處行得通。孔子說:“言語忠實誠信,行為篤厚恭敬,即庾到了蠻貊地區,也能行得通言語不忠實誠信,行為不篤厚恭敬,即使是在本鄉本土,能行得通嗎?站宣時,就好像看見'忠實、誠信、篤厚、恭敬,的字樣直宣在面前,在車上時,就好像看見這幾個字靠在車前橫木上,這樣才能處處行得通。”子張把這些話寫在衣服大帶上。

詳細翻譯

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蒞之,則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蒞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

孔子說:“靠聰明才智得到它,仁德不能守住它,即使得到了,也一定會喪失。靠聰明才智得到它,仁德能夠守住它,但不以莊重的態度來行使職權,那么民眾就不敬畏。靠聰明才智得到它,用仁德保持它,能以莊重的態度來行使職權,但不能按照禮來動員,也是不完善的。”

詳細翻譯

師冕見,及階,子曰:“階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師冕出。子張問曰:“與師言之道與?”子曰:“然,固相師之道也。”

師冕來見孔子,走到臺階邊,孔子說:“這兒是臺階。”走到坐席邊,孔子說:“這是坐席。”大家都坐下后,孔子告訴他說:“某人在這里,某人在這里。”師冕告辭后,子張問道:“這是和盲人樂師言談的方式嗎?”孔子說:'是的,這本來就是幫助盲人樂師的方式。”

詳細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