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貨篇 · 共26章

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歸孔子豚。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涂。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歲不我與!”孔子曰:“諾,吾將仕矣。”

陽貨想要孔子去拜見他,孔子不去拜見,他便送給孔子一頭熟了的小豬。孔子打聽到他不在家時,前往他那里去回拜表謝。卻在途中遇見陽貨。陽貨對孔子說:“來!我同你說話。”孔子走過去,陽貨說:“一個人懷藏本領卻聽任國家迷亂,可以叫作仁嗎?”孔子說:“不可以。”“喜好參與政事而屢次錯失時機,可以叫作聰明嗎?”孔子說:“不可以。”時光很快地流逝了,歲月是不等人的。孔子說:“好吧,我將去做官了。”

詳細翻譯

子之武城,聞弦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焉用牛刀?”子游對曰:“昔者偃也聞諸夫子曰:‘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戲之耳。”

孔子到了武城,聽到管弦和歌唱的聲音。孔子微笑著說:“殺雞何必用宰牛的刀呢?”子游回答說:“以前我聽老師說過:‘君子學習了道就會愛人,老百姓學習了道就容易使喚。’”孔子說:“學生們,言偃的話是對的。我剛才說的話是同他開玩笑罷了。”

詳細翻譯

子張問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為仁矣。”請問之,曰:“恭、寬、信、敏、惠。恭則不侮,寬則得眾,信則人任焉,敏則有功,惠則足以使人。”

子張向孔子問仁。孔子說:“能夠在天下實行五種美德,就是匚了子張問.“請問是哪五種。”孔子說:“恭敬,寬厚,誠信,勤敏,慈惠。恭敬就不會招致海辱,寬厚就會得到眾人的擁護,誠信就會得到別人的任用,勤敏則會取得功績,慈惠就能夠使喚人。”

詳細翻譯

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于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人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焉豈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佛胖召孔子,孔子打算前往。子路說:“以前我從老師這里聽過:‘親自行不善的人,君子是不會去的。”佛胖在中牟發動叛亂,您要去,這是怎么回事呢?”孔子說:“是的,我有講過這樣的話。但不是說過堅硬的東西,磨也磨不損嗎?不是說過潔白的東西,染也染不黑嗎?我難道是只苦葫蘆么,怎么能夠懸掛在那里卻不可食用呢?”

詳細翻譯

子曰:“由也,女聞六言六蔽矣乎?”對曰:“未也。”“居!吾語女。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學,其蔽也蕩;好信不好學,其蔽也賊;好直不好學,其蔽也絞;好勇不好學,其蔽也亂;好剛不好學,其蔽也狂。”

孔子說:“仲由!你聽過六種品德和六種弊病嗎?”子路回答說:“沒有。” 孔子說:“坐!我告訴你。愛好仁卻不愛好學習,它的弊病是愚蠢;愛好聰明而不愛學習,它的弊病是放蕩不羈;愛好誠信而不愛好學習,它的弊病是容易被人利用傷害;愛好直率而不愛好學習,它的弊病是說話尖刻刺人;愛好勇敢而不愛好學習,它的弊病是狂妄。”

詳細翻譯

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舊谷既沒,新谷既升,鉆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則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女安,則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于其父母乎!”

宰我問:“父母死了,服喪三年,為期太久長了。君子三年不習禮,禮一定會敗壞,年不演奏音樂,音樂一定會荒廢。舊谷已經吃完,新谷已經登場,取火用的燧木已經輪換了一遍,服喪一年就可以了孔子說:“喪期不到三年就吃稻米,穿錦緞,對你來說心安嗎?”宰我說:“心安”。孔子說:“你心安,就那樣做吧!君子服喪,吃美味不覺得香甜,聽音樂不感到快樂,住在家里不覺得舒適安寧,所以不那樣做。現在你心安,就那樣去做。” 宰我出去了,孔子說:“宰我不仁啊!孩子生下來三年后,才能完全脫離父母的懷抱。三年喪期,是天下通行的喪禮。宰予難道沒有從他父母那里得到過三年懷抱之愛嗎?”

詳細翻譯

子貢曰:“君子亦有惡乎?”子曰:“有惡。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惡勇而無禮者,惡果敢而窒者。”曰:“賜也亦有惡乎?”“惡徼以為知者,惡不孫以為勇者,惡訐以為直者。”

子貢問:“君子也有憎惡的人或事嗎?,孔子說:“是有所憎惡的。憎惡宣揚別人過錯的人,憎惡身居下位而毀謗身居上位的人,憎惡勇敢而無禮的人,憎惡果敢而頑固不化的人。”孔子問:“賜,你也有憎惡的人和事嗎?”子貢說:“我憎惡抄襲他人之說而自以為聰明的人,憎惡把不謙遜當作勇敢的人,憎惡揭發別人的隱私卻自以為直率的人。”

詳細翻譯